<address id="1p5bt"></address>

    <sub id="1p5bt"><dfn id="1p5bt"></dfn></sub>

    <sub id="1p5bt"><var id="1p5bt"><output id="1p5bt"></output></var></sub>

      <sub id="1p5bt"></sub>
    <sub id="1p5bt"><dfn id="1p5bt"></dfn></sub>
      <sub id="1p5bt"><dfn id="1p5bt"></dfn></sub>

      <sub id="1p5bt"><dfn id="1p5bt"></dfn></sub>

      <sub id="1p5bt"><var id="1p5bt"></var></sub>

        <thead id="1p5bt"><delect id="1p5bt"><output id="1p5bt"></output></delect></thead>
        <thead id="1p5bt"><var id="1p5bt"><ins id="1p5bt"></ins></var></thead>

          <sub id="1p5bt"><var id="1p5bt"><ins id="1p5bt"></ins></var></sub>

          <sub id="1p5bt"><dfn id="1p5bt"><ins id="1p5bt"></ins></dfn></sub>
          <sub id="1p5bt"><var id="1p5bt"><output id="1p5bt"></output></var></sub>
          當前位置:財經資訊網 > 新聞 > 正文

          “平均通脹制”究竟用不用?鮑威爾重量級演講明日來襲

          2020-09-13 10:44 來源:網絡

          財聯社(上海,編輯 黃君芝)訊,全球央行年度盛會——杰克遜霍爾(Jackson Hole)將于本周四(27日)在線上舉行。本次會議的亮點無疑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題為“貨幣政策框架評估”(Monetary Policy Framework Review)的演講。正如外界所預期的那樣,本次演講可能會在通脹問題上有重大政策細節透露,將是一次“歷史性的演講”。

          鮑威爾預計將在本次年會上概述美聯儲所要采取的積極行動,來刺激通脹回到健康的水準。有分析人士猜測,作為其框架改革的一部分,美聯儲可能需要一個新的通脹定義框架,理想的情況是,可以同時捕捉到資產價格失控的通脹(即惡性通脹)與緩和的工資壓力和實體經濟價格(良好通脹)之間的巨大差異,如下圖所示。

          但即便通脹衡量方式沒有全面改革,市場似乎仍確信,鮑威爾可能提出“平均通脹目標”(average inflation target,AIT)。這意味著,在央行長期以2%為健康通脹的標準之下,如果通脹長期低于這一水準,就要讓通脹在一段期間內高于這一水準。自2009年中期之后,過去僅有2年曾達到過這一水準。此外,鮑威爾還將解釋決定背后的想法,以及為什么負利率和收益率控制等其他選擇項會被暫時擱置。

          鮑威爾是否會正式推出AIT呢?

          美國銀行的最新報告顯示,鮑威爾不會“走得那么遠”,也不會正式采用AIT,而是承認要在一個周期內產生2%的平均通脹率將需要一段時間的“通脹超調”。

          美國銀行策略師Ralph Axel認為,這“可能會采取官方將2%的通脹目標調整為1.5-2.5%區間的形式,或者設定一段通脹超調(例如50-100個基點)的時期,以在整個周期內平均達到2%的目標。”

          可以肯定的是,美聯儲官員似乎更加支持“通脹超調”。美聯儲理事Lael Brainard曾在7月表示,“在通脹率達到2%之前不加息,可能會導致一些適度的暫時超調,這將有助于抵消此前表現不佳的影響。”

          芝加哥聯儲主席Evans最近指出,在通脹率升至2.5%之前,美聯儲不需要加息。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愿意讓通脹率上升到2.25-2.3%的水平,圣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則指出,美聯儲對通脹率超過2%表示了更多的贊同。

          那么,為什么不制定一個明確的AIT政策呢?根據美國銀行的說法,在開始政策正常化(加息)之前,這將需要選擇一個特定的時間段,PCE通脹率需要達到平均2%。但這有一個問題,因為在美國銀行利率團隊進行的模擬測試中,他們發現這目標可能要求美聯儲在42年的時間里保持利率不變。

          具體而言,如果在2008年末達到零下限時實施了價格水平目標,并且我們假設當時的價格水平是100,那么現在的價格水平將是117,而在年環比為2%的目標下,價格水平應為122(圖2)。在這一點上,如果核心PCE年環比保持在2.1%,則需要42年才能達到價格水平目標,如果核心PCE年環比飆升至4.0%,則僅需2年。雖然這些假設情景是極端的,但它們表明,采用價格目標制可能導致美聯儲政策機制出現巨大差異。

          此外,美國銀行還指出,明確的AIT政策還會削弱美聯儲已經被侵蝕的信譽,尤其是因為“在平均通脹率攀升的同時,它還會在計算平均通脹率的適當時間和美聯儲能夠容忍的最大實際通脹率方面帶來困難。”

          無獨有偶。獨立研究機構Evercore ISI 的全球政策和央行策略團隊主管Krishna Guha日前也表示,相信鮑威爾主席將在周四的講話中,將采取一項具有深遠影響和對風險友好的舉措,實現軟通脹平均化;美聯儲將“在本周期的復蘇階段尋求適度的通脹超調”,以避免“日本化”現象發生,即以通脹疲軟為標志的長期低增長。

          強化充分就業的承諾

          美聯儲7月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似乎也可能強化其對充分就業的承諾。目前失業率為10.2%,低于4月份14.7%的峰值,但遠高于2月份新冠病毒全面爆發前的3.5%的水平。因此,鮑威爾此次的講話很可能還會包括,承諾在通脹和就業穩定之前,都將保持比較寬松的貨幣政策。

          要達成通脹和就業的目標,美聯儲需要承諾繼續保持0%左右的利率水平。盡管零利率在之前看來是非同尋常的,但從現在開始,這或許將成為美聯儲達成目標的“標配”條件。

          国产日韩欧美毛片在线